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成军的博客

成军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冼平:不想再做傀儡  

2013-02-23 17:20:28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中国周刊

 

王冼平:不想再做傀儡

来源: 中国周刊王冼平:不想再做傀儡

 

    执导春晚已经是12年前的事情,可在很多人眼中, “春晚总导演”还是王冼平的“第一身份”。现在,王冼平希望人们忘掉这个身份。

 

中国周刊 记者 闫小青 北京报道

 

春晚总导演

王冼平。图 商华鸽

 

2001年春晚结束后,总导演王冼平在央视的一个节目中谈起了春晚背后的故事。镜头前的她并没有显得有多兴奋,她语调缓慢而优雅:“我不会再做春晚导演了。”

她搪塞了追问,“给年轻人机会嘛。”

十二年后,王冼平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向《中国周刊》记者道出了当时内心真实的想法:“我是不想再做一次傀儡。”

 

留一个名

从演播厅回家的路上,已经快要天亮了,鞭炮声还会零星响起。王冼平看着车窗外,马路空空荡荡,这大半年春晚总导演的身份让她心累到极限。

王冼平在责问自己,为什么非要当一次春晚总导演,非要留下个虚名。

其实,王冼平不是第一次参与央视春晚的导演工作。

1987年,刚刚进中央电视台五年的王冼平和赵安一起被选中成为1988年春晚总导演邓在军的副手。策划会开完的第一周,团队里的音乐编辑因为得了黄疸性肝炎住院,负责音乐类 节目的王冼平又兼任了音乐编辑。

而晚会当天临近尾声时,领导找到王冼平和赵安,说他们都是年轻导演,字幕不能写导演,只能写副导演,而且名字要放在那位住院的音乐编辑之后。

当年,王冼平27岁,赵安28岁,两个年轻人心里不服,决定抗争一下,就在直播出的字幕里写“副导演:平平安安”。

参与过春晚主创后,王冼平渐渐开始独立做大型晚会。

1994年春晚,总导演郎昆因尝试技术创新影响节目效果,在直播前七天,领导要求更换总切换,台里安排王冼平接下这个烫手山芋。

王冼平心里清楚,总切换是总导演之外总重要的岗位,失败要承担重大责任,即便是成功了团队里的人也不会高兴,因为报字幕时“王冼平”三个字要排在那些辛苦了大半年的同 事之前。

于是王冼平跟台领导约定,无论成败,这一届春晚主创名单里都不出现自己的名字。

除了身边的朋友和参与过那两届春晚的人,几乎没有人知道王冼平在2001年春晚之前已经两次参与春晚而且担当重要岗位。

2000年,王冼平评上了正高级编辑,整个文艺部除了领导之外只有她、郎昆和倪萍有正高级职称。那一年,郎昆已经当了两届春晚的总导演,倪萍则是过去10年春晚的主持人。不 明就理的同事很奇怪,怎么从未参与春晚的王冼平能评上正高级编辑?王冼平觉得,自己必须真正做一回春晚总导演,来证明自己的实力。

于是,那年夏天,厚厚一叠春晚的竞标方案中有一份来自于王冼平。

王冼平并不喜欢竞标,而更愿意做一些“舍我其谁”的晚会。偏偏2000年的竞标却异常开放,原本只有文艺部参与的春晚方案竞标,扩大到全台所有部门所有岗位,连新闻中心也 组团参加竞争。

从六七个方案选其一,变为十几个方案选其一已经让王冼平颇为不满;在竞标结束后又传出有人“背后活动”,结果几天之后一群人又被拉到顺义拍摄基地重新采用匿名方式第二 次招标。

王冼平一度想要退出这场滑稽的竞标,她最后还是忍了下来,成为“春晚总导演”是必须的。

 

43张“小条子”

2000年夏末,刚刚出差回京的王冼平得知自己的方案中标,但是另外两个竞标导演王宪生、金越也要并到2001年春晚团队,和王冼平并列春晚总导演。

王冼平自己倒没有异议,没想到当年李岚清副总理到台里去慰问春晚团队时,听说有三个总导演,便问:“这怎么回事儿?总导演不是应该一个吗?为什么是三个,谁说了算?” 台领导只好打马虎眼说分工不同。

已经是文艺中心副主任的赵安,曾经特意跑来找王冼平解释:“排在第一个的才是真正的总导演,王宪生、金越配合你。这样就有更多人能当上总导演,大家都很积极,你要理解 。”

王冼平半开玩笑地说:“只是一个组织工作者罢了,听话就够了,换了谁做都是一样的。”王冼平心里想的根本不是她和王宪生、金越谁听谁的,而是明年冬天的那一台晚会有多 少节目能从艺术的角度考量。

开始选节目,台里给王冼平送来了43张“小条子”,都是各路领导推荐来的歌手,关系一个比一个硬。

王冼平马上召集这些歌手到她办公室开会,大家一头雾水,从来没有人给“条子演员”开过会。

会议室里坐满了人,王冼平走进去,用一贯优雅的语调说,“这一次你们得感谢我们这些导演,你们自己心里都知道你们怎么到的春晚剧组。我希望明年你们换一种方式上春晚, 不要拿条子来,拿作品。你们有本事花一年的时间去找作品,去请人给你们写作品,去好好长本事,明年不要再拿条子来,拿作品来。好,散会。”

几十个年轻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时,王冼平已经转身走了出去。

没想到,在王冼平面前一句话不敢说的“小条子”们一回去就开始动用关系给王冼平施压。最硬的那张“小条子”是个女歌手。王冼平说,那个女歌手的演唱水平无法恭维,但却 要求在12点独唱。

王冼平一听就火了,坚决不同意。于是就有领导为这个女歌手说项,送礼。王冼平把礼物退回去后,对方就开始来硬的。

女歌手的母亲打电话给王冼平,“你有领导吗?你知道你们的领导是谁吗?知道你领导的领导是谁吗?”这位母亲一边施压一边提出要求,串烧歌不行,六重唱、四重唱都不行。 只要独唱,最次也要二重唱。

王冼平气得跑到台办说要开新闻发布会请辞春晚总导演,领导们都来劝王冼平,但是却没有人站在她的阵营,请辞最终也没奏效。

最终,这个女歌手在一个重要的时段唱了男女二重唱。

这些关键的节目王冼平尚且不能做主,更多的事情,她无能无力——她希望大摇臂扫下去,每个桌面是干干净净的,可现实是上面摆满了赞助商产品;她想要的简洁大气的舞台设 计,可码了一排格格不入的盆栽……

2001年春晚后,台里开总结会议。政治导向、社会好评、广告创收、技术创新……说了一溜儿够,王冼平坐在人群中听报告,没有一项是和艺术有关的。

“我们是在给中央电视台‘演’春晚导演,”王冼平演得似乎让台里很满意,但她自己却再也不愿意碰春晚。

 

有愧的坚持

2001年春晚发生一件事,让王冼平愧疚至今。事情的起因不是她没有坚持艺术,恰恰相反,是她坚持了艺术。

当时,一首选送上来的歌曲让王冼平颇为欣赏,名叫《亲爱的中国,我爱你》,“歌名字很土,叶凡的声音非常有味道。”

当年,叶凡还是一个没有名气的歌手。王冼平上报了这首歌的独唱,但是因为叶凡没什么名气,领导没有批准独唱,而是建议改为四重唱。台领导还提醒王冼平,这样还能多解决 三个条子演员。王冼平只好同意,于是就开始挑人录带子。

正巧正大国际音乐制作中心的老总向王冼平推荐歌手朱桦。朱桦是王冼平多年好友,王冼平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。

知道有机会上春晚,朱桦也很高兴,而且好友当总导演,必然万无一失。

等带子录好,王冼平发现四重唱完全毁掉了叶凡演唱时的那种味道。王冼平下定决心,让叶凡一个人独唱。这一次,她胜利了。

2007年叶凡去世。葬礼后,叶凡的先生告诉王冼平,叶凡在弥留之际还拉着他的手说,“上过春晚,这辈子没有遗憾了。”王冼平一下子落泪了。

王冼平每每说到自己的艺术追求时一定会提到《亲爱的中国,我爱你》,她爱惜这首歌就好像是爱惜自己的羽毛。

但是,这首歌又让她想起曾经的好友朱桦。

朱桦没有上过春晚,她没能像叶凡那样一夜成名,王冼平总觉得愧疚,但她却从来没有亲口向朱桦说一声对不起。

“我很想说对不起,但是不知从何开口。如果我有错,那就是我没有本领高超到化腐朽为神奇。但是我有愧,愧在我不能把控得太多,却偏偏改变了朱桦的命运。”

 

“是他们无法忘记”

“在央视的时候,我笃信自己是最好的导演,春晚的光环实在是太大,让我看不清自己而满足于现状。”2001年春晚之后,王冼平的名气响了起来,走到哪里都被人尊敬,办很多 事情,抬出“春晚总导演”的名头,就会变得简单许多。

但是慢慢地,王冼平发现,名利成了她最大的负累。“十二年过去,无论我做多少,人们眼里,我还是‘春晚总导演’”。

2011年,“水木清华”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文艺晚会招标时邀请王冼平去做顾问。当时有六组人竞标,王冼平看过方案后觉得都不满意。

“难道百年学府的庆典需要助兴吗?”王冼平提出这场晚会不需要任何一个明星。因为这一点,组委会放弃了之前六组招标方案,聘请了原本是顾问的王冼平来做总导演。

百年校庆一改文艺晚会热热闹闹的风格,通过《水》、《木》、《清》、《华》四大篇章,表现清华大学百年的创业、奋进、发展历史。“用100分钟的时间讲述清华一百年,每一 分钟是清华的一年。”

这一场晚会是王冼平人生另一个制高点。“春晚最大限度地发酵了名利,而百年校庆才是我想沉淀下来的东西。”

“但是,又有多少人知道后者呢?”王冼平反问。

2011年,王冼平办起了自己的工作室,50岁出头的她空有一身经验,却和一大批老编导一起成了闲人。

那一年,央视为了培养年轻编导,规定50岁以上的导演不能再做具体的节目编导和节目制片人。音乐频道给了王冼平一个首席编辑的名头,却收回了所有节目,只是聘请她来做顾 问。

有了更多空闲时间的王冼平租了一间公寓办起了工作室,她开始发掘一些并不起眼的“原生态”的民间艺术。

“原生态”对王冼平来说,多少是个遗憾。

2006年时,王冼平给台领导提过一套方案。因为青歌赛降温,王冼平提出原生态歌曲大赛的想法。领导看完方案后,提出把这个方案和青歌赛合二为一,在青歌赛的比赛中加入原 生态单元。

“原本可以做成一个品牌、一种文化的节目成了青歌赛的一个补丁”,王冼平虽然理解和支持台里的决定,但心有遗憾。

淡出央视之后,王冼平带着自己的团队到江西、四川等地搜罗民间艺术编排了上百场舞台剧、情景剧。现在,她的团队正在制作一部关于蒙医题材的电视剧《蒙医传奇》和一个酒 文化的栏目《生命中的那坛酒》。

在《蒙医传奇》的宣传会上,王冼平特别嘱咐团队,一定不要提自己春晚总导演的身份。王冼平希望他们要卖出去的是电视剧本身价值,而不是“春晚总导演”这五个字。

已经过了12年,有些光环,到了该消失的时候了。

 

 

王冼平:不想再做傀儡 - chenjun - chenjun 的博客

 

王冼平

王冼平1983年到中央电视台文艺部任导演,连获十届中国电视星光奖。1996年出任中央电视台《旋转舞台》制片人、主编。她执导过多部文艺节目及晚会,如:《1988年春节联欢晚会》(副导演),为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举办的十四国电视联播《空中彩桥》,建国45周年大型文艺晚会《祖国万岁》,1997香港回归大型电视报道活动等。

简介:王冼平(200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总导演),中央电视台高级编辑,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;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理事。中央电视台《民歌·世界》栏目总制片人。

人物简历:

1976 年毕业于北京艺术学校戏曲专业,
       1983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歌剧专业,
       1983年8月从事电视文艺编导专业;自1983年到中央电视台文艺部任导演,至今执导过多部文艺节目及晚会。
       1984年3月—1985年7月结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电视导演进修班;
       1986年上海戏剧学院电视导演专业毕业。
       1988年汉城奥运会开幕式十四国电视联播任中方总导演(也是十四国导演中最年轻的、惟一的女导演);
       1997年10月21日,由王冼平任制片人、导演的歌舞片《黄河的故事》荣获第三十四届亚太联文化娱乐大奖,
       1994年任国庆45周年大型文艺晚会《祖国万岁》总导演;
       1995年任世界妇女大会大型文艺晚会《大地之春》总导演;
       1996年至今已连获10届星光奖。
       1999年3月考上北京大学艺术学系影视学专业硕士研究生。
       1997年任香港回归天安门大型焰火晚会总导演;1998年任春节歌舞晚会《致春天》总导演;1998年任纪念改革开放20周年大型文艺晚会《春潮颂》总导演;1997年担任制片人、导演的歌舞片《黄河的故事》获第34届亚广联ABU文化娱乐国际大奖(中国电视歌舞类节目首次获此殊荣);
       1998年《致春天》获得中国电视“金鹰奖”特别奖;
       1999任纪念“五·四”运动八十周年大型文艺晚会《青春之歌》总导演;担任1999年庆祝国庆50周年阅兵式广场升旗仪式总体创意;
       1999年任首都各界庆祝澳门回归祖国大会《中华日月明》总导演。
       2000年任中央电视台《2001年春节联欢晚会》总导演。
       2001年任中央电视台《2001年元宵晚会暨非常可乐杯我最喜爱的春节联欢晚会节目评选晚会》总导演。
       2002年任《走进新时代》——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50周年全国群众歌咏大会总导演。
       2002年任大型交响清唱剧《江姐》总导演

参与活动

参与编导的大型文艺节目、晚会有国庆35周年天安门烟火晚会、音乐专题片《中国古典诗词音乐》、《周末文艺》栏目、首届国际艺术节(深圳)、《1998年春节联欢晚会》(副导演)、为汉城奥运会开幕式举办的14国电视联播《空中彩桥》、建国45周年大型文艺晚会《祖国万岁》、迎接世界妇女大会大型文艺晚会《大地之春》,第二届中日歌会《为了和平》、1997年香港回归大型电视报道活动、天安门大型群众联欢晚会等。自1996年出任中央电视台《旋转舞台》制片人、主编后,已策划制作了“中外名家名作”系列(24集)、“江、河、湖、海”系列(16集)和“百年经典”系列(40集)等。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文艺晚会总导演。

 

王冼平:不想再做傀儡 - chenjun - chenjun 的博客

 

所获荣誉

1997年10月21日,由王冼平任制片人、导演的歌舞片《黄河的故事》荣获第三十四届亚太联文化娱乐大奖
获得两届“星光奖”优秀导演奖;
连续十五届获“星光奖”;
获第二届“中国双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”光荣称号。

出版书籍

《原生态民歌集》上、下
      《中国民歌》(全6册)
      《民歌博物馆》
      《亲历民歌之旅》(民歌中国丛书)
      《声音博物馆》
      《民歌故事集》(上下册)

评说春晚

王冼平曾经学过四年戏曲专业,具有相当的艺术修养和组织能力,在中央电视台工作18年的导演经历,其经验和才华正在被观众认识。采访结束时,王冼平又透露出一个新的消息,那就是已决定把往年3月份举行的“春节晚会最佳节目颁奖晚会”提前到正月十五,与元宵晚会同步进行。这样既适合于观众的节日心态,也使春节数台晚会之间连接得更加紧密。由此可见,王冼平确有自己的主见与谋略。节目如何出新?导演王冼平表示,2001年的晚会与往年相比,一个显著的不同就是,伴舞大大减少了。这不仅节约了资金,还减少了电视画面的繁杂。往年,伴舞的歌舞团提前两个多月就入住节目组,不仅费用支出高,到现场直播时演员也不是最佳表演状态。今年则改为外地歌舞团在当地进行排练,导演去当地进行工作。此外,直播现场不再领掌,让现场观众发自内心地笑。 晚会是否还起用某几位“老面孔”的主持人呢?王冼平正色回答:“用哪个人做主持人,是要根据整台晚会结构、内容的需要来定,而不能单单依照观众是否喜欢哪个人来选。” 王冼平说,既然叫“联欢”晚会,老百姓看了“乐”才行。语言类节目多,老百姓看了才会“乐”。例如小品,只要赵本山、宋丹丹、黄宏、蔡明等笑星住台上一站,就会有“乐”的效应。晚会追求“热烈”而非“热闹”,注重作品的格调和含金量。在内容上晚会将更贴近百姓,“口号”也会大大减少,让老百姓感觉到晚会是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。前两年春节晚会推出《常回家看看》,内容简单,可是被广为流传,这说明了老百姓需要通俗易懂、贴近生活的作品。她认为:春节联欢晚会本来就是一台时间上超长的晚会,长达4个小时的节目本身就不是正常的,观众也就不会正常收视。作为总导演,不必刻意追求晚会的收视率,而要注重观众的满意率。只有把观众当成是自己的亲朋好友,了解他们此时此刻、此情此景的真实想法和共同关心的问题,才能导演出一台好节目。在那种时候,亲情、友情、爱情对所有人都很重要,所以晚会也力求抒情,让人在高兴之余有所回味。

(百度百科)

 

  王冼平是我中学的同班同学,她父母都是军人,因为她出生在朝鲜平壤,所以父母给她起名叫冼平。1971年她随支左的父亲和她哥哥一起转学来到人大附中学习。因为她喜欢文艺,同时又有一副好嗓子,所以她加入了学校的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。她演唱的京剧样板戏《红灯记》“都有一颗洪亮的心”,是她最拿手的节目,如今想起来还让人记忆犹新。后来她被江青办的五七艺术大学(中央音乐学院、中央美院、中戏、北电、中央戏曲学校联合办学的合称)选中上了中央戏曲学校。毕业后去了河北梆子剧团。粉碎“四人帮”恢复高考后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中央音乐学院歌剧专业,毕业后她被分配到了中央电视台文艺部担任编导工作。后来又考到上海戏剧学院电视导演专业深造学习。央视的《旋转舞台》《音画时尚》《民歌中国》都是由她编导的,她还担当了2001年央视春晚的总导演,指导了2001年的央视春晚。

 

音画素材梦幻图片 - 亮剑 - ★亮剑★博客★

谢谢您点击右边框上的小图标和
下方的推广信息以及最下方的广告标题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7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